法易网
   
文章内容
 

父母诉子女民间借贷纷案

提交日期:2018/1/10 10:38:09 | 点击数:20 | 评论:0

父母诉子女及其配偶民间借贷纷案

案情简介

原告王某与牛某忠系夫妻关系被告牛某超乃两原告之子,牛某超与孙某结婚后于2013年1月24日与开发商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一份,购买了位于济南市天桥区某小区商品房一套,该商品房(期房)合同价款为812604元,两被告于2013年12月入住。两原告分别于2013年1月24日、2013年8月28日通过银行转账和现金的方式共计交给被告牛某超497450元用于两被告向开放商支付购房款的首付款和提前偿还部分银行贷款。

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转给牛某超的钱和交给开发商的房款为两被告的借款,债权债务发生于两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主张为夫妻共同债务,请求两被告返还。

被告孙某委托我所律师代理其应诉,一审判决两原告主张被告牛某超与孙某连带偿还其借款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予以驳回。

代理意见

我们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两被告转账给原告牛某超用于购买房屋的首付款、偿还房屋贷款的款项是否属于借款,并围绕该事实发表代理意见。

一、涉案款项性质应当结合原被告的实际生活情况定性为赠与。

1、牛某超和孙某婚后买房,双方父母都进行了资助。孙某父母不仅购买部分家具家电,还资助3万元现金,并且将本应收取的8万8千元彩礼让两被告作为首付款购房,如今两原告将此款项也一并算作给夫妻二人的借款,与事实不符,时下巨额彩礼盛行,孙某父母为两被告更好的生活做出的让步和善意不应被恶意利用。

2、牛某超和孙某结婚后,两原告一直与两被告在济南共同生活,两原告没有工作,婚后四年多的时间,二人的生活费等所有开支全部由两被告承担,两被告女儿牛馨雅自2016年后一直由孙某父母帮助抚养,孩子大部分的抚养费和学费也由孙某的父母负担,原被告本为一家人,如果仅将两原告的资助定性为借款,而夫妻二人婚后四年多对两原告的付出和孙某父母为两被告女儿的支出视为赠与,对孙某来说显失公平。

3、两被告买房至今已四年多的时间,此前两原告从未提过资助的首付款为借款,更未向两被告主张过还款,否则两被告不可能四年来一直给王某打款(仅2015年1月20日之前就打款119969.8元),而不索回或变更所谓的借条,结合原告出具的借条仅有牛某超个人的签字,可以明显看出是两原告和牛某超为了多争取财产而故意编造的。

综上,本案款项若定性为借款,与事实不符,也违反《婚姻法》解释二中婚后买房,父母一方支付首付款视为对双方赠与的规定。

二、无论涉案款项定性为何,两被告均已将款项基本返还。

孙某提交的转账明细可以明确看出牛某超2015年1月20号之前就已转账给王某109468.8元(庭审时计算为72355元,漏算了2013年2月8日转款的37113.8元)。加上孙某替两原告转账给其亲属郭亮的2万元,共计返还了两原告129468.8元。

2015年1月20日后至今牛某超仅工资收入就已超过30万元(牛某超职务为分公司会计,除正常工资外还会有客户回款等非正常收入),孙某及女儿牛某雅的生活费用全部由孙某及其父母承担,牛某超的收入除了每月偿还1300元银行按揭外,全部交给了两原告,因此,两原告资助的款项早已返还完毕。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证据不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两原告转账给被告牛某超用于购买房屋的首付款、偿还房屋贷款的款项是否属于借款,即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二是两原告称其余借款3846元是牛某超通过刷王某的银行卡进行的消费,用于家庭装修,是否属实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法院认为两原告转账给被告牛某超用于购买房屋的首付款、偿还房屋贷款的款项,系牛某超、孙某共同向其借款,但其提交的牛某超2014年8月19日出具的借条中仅有牛某超一人的签名,在本案诉讼之前两被告曾涉及离婚诉讼,两原告系被告牛某超的父母,被告牛某超与两原告有着共同的利益关系,因此,两原告仍需对该借条的形成时间、原由及被告孙某对借条中的借款知情进一步举证予以证明,其仅凭该借条无法充分证明两被告共同向其借款的事实。其次,从社会现实生活中来看,子女年轻无经济实力,没有能力独立承担高额的购房费用,绝大多数父母出资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或改善子女的住房问题,希望子女过的幸福,而不是有朝一日要求子女偿还,父母借贷给子女买房的概率要远远低于出资赠与子女买房的概率。因此,与一般的民间借贷相比,父母对借贷给子女买房的事实应承担更大的举证责任。因此,除两原告提交的仅有其子牛某超一人签名的借条之外,其未提交其他证据对借贷的事实予以印证说明,不能排除本院的合理怀疑。再次,现实生活中父母借贷给子女买房,如果子女已婚,父母有意识让子女出具借条的话,一般会让子女及子女的配偶共同在借条中签名,而两原告提交的借条中仅有其子牛某超一人签名,这不符合一般人的日常生活观念及常理。最后,从被告孙某提交的牛某超的账户明细查询结果复印件可以证明牛某超向王某2013年2月5日转账6155元、2013年5月23日转账61400元,牛某超对上述转账事实予以认可,但其主张上述转账的61400元是原告牛某忠给他的用于婚后购车的款项,因为没有买车所以其又将该款项转给了王某,对此牛某超没有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借款来源,两原告称系其向亲戚朋友借款十几万元,其余款项是其两人的存款,对此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如果款项系来源于子女的收入,根据常理,在子女购房急需用款时,父母会将款项给予子女用于购房,在此情况下,赠与的概率要高于借贷的概率。因此,两原告对款项来源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不能够印证其所主张的借贷事实。

所以,两原告主张涉案款项系借款,其与两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其证据不足,不能排除本院对该款项的合理性怀疑,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两原告主张其余借款3846元是牛某超通过刷王某的银行卡进行的消费,用于家庭装修,对此孙某不予认可,且两原告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对其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法院认为,两原告要求两被告连带偿还其借款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予以驳回。

 

案例评析

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购置房屋的产权归属

第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7条: 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该不动产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2条: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在本案中,法院更多从证据角度阐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也明确规定了,当事人对自己提起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实。被答辩人主张与答辩人孙某之间为借贷关系,应当提供答辩人孙某对该借款知情、认可的证据。被答辩人一审时仅提交了其儿子牛某超单方出具的《借条》,答辩人孙某未签字,不知情,对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来讲,显然无法达到证明借款关系存在的标准。

结语和建议

本案涉及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买房,子女离婚时,父母及其子女一方共同认定出资买房的款项为借款,在现实生活中常有发生,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基于不同立场和对法律的不同理解,双方存在较大争议,本案的判决对实务操作有较大的指导意义。

同时,结合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建议父母在为子女出资买房时,尤其子女婚后为其出资买房,若打算只赠与子女一方,一定要明确约定